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中国的“小巷总理”为什么管用?

时间:2019-10-25 18:56 来源:白城新闻网 编辑:BC

核心提示

从“诸葛亮会”到“民生议事会” 前不久,在辽宁省沈阳市铁西区兴工九委社区,记者见到了被国务院原总理朱镕基...

  1949年10月1日,北京,开国大典。

  20天后,10月21日,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在北京宣告成立。新上任的政务院总理周恩来主持了政务院第一次政务扩大会议。政务院设政治法律委员会、财政经济委员会、文化教育委员会、人民监察委员会和30个部、会、院、署、行。

  两天之后,10月23日晚上,在千里之外的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上羊市街,250多名居民代表接到通知去西牌楼小学礼堂开会。昏黄的电灯下,他们每个人领取了一张选票,代表辖区2250户选出老百姓自己管理自己的一个组织——居民委员会。

  居民委员会由主任、副主任和居民委员组成。其中,居委会主任因为工作在街头巷尾,负责的事务又包罗万象,以至于很多人愿意把他们称为——“小巷总理”。

  在广袤的国土上,崭新的人民共和国就这样一边铺陈开宏大设计,一边勾描着细腻工笔……一切都是这个古老国度里从未有过的新气象!

  “陈总理”上任记

  陈福林是上城区上羊市街的一名人力车夫,念过3年小学,是个走街串巷的热心肠。这条街上谁家有个婚丧嫁娶都少不了喊上这位“陈家大儿子”来帮忙。1949年5月杭州解放,人力车没人坐了,陈福林便来到当地一家工厂当力工,“小伙子有力气,干活实在”是大家对他的评价。

陈福林铜像。吴楠摄

陈福林铜像。吴楠摄

  选居委会那天晚上的经历,陈福林生前多次谈起:“那天发的选票是一个油印的纸质条子,约8厘米宽、18厘米长。纸上共印了21个候选人的姓名,在姓名后面有空格……”

  一人一票的选举,很快有了结果,24岁的陈福林当选上城区上羊市街居委会主任,毕业于上海法政学校的陈道彰当选副主任。一起选出的还有另外7名居委会委员,分别负责生产、公安、民政、文教、卫生等事务。

还原1949年上羊市街居民委员会选举现场场景的油画。吴楠摄

还原1949年上羊市街居民委员会选举现场场景的油画。吴楠摄

  “陈家大儿子”当上了居委会主任!200多位居民代表既兴奋又新鲜,有说有笑地走出了会场。剩下的,是当初国民政府任命的20多名“保长”。说起“保长”这个职务的由来,还要追溯到宋代王安石变法创设的保甲制——十户为甲,设甲长;十甲为保,设保长。到了国民党统治时期,保甲制成为维护其反动统治的工具。花多少钱能买个“保长”的职位,从来就不是秘密。

  新旧交替,永远不会有和颜悦色。就在选举结束之后,直到一位同志把手枪拍在了桌子上,这20多个“保长”才不情愿地交出了印章。陈福林拿个包袱皮把这些印章一包,拿回家当柴火烧了。

  在漫长的历史中,这个夜晚的故事起初毫不起眼。但是,为了梳理出这个故事,民政部组织专家学者从2004年开始,展开了为期4年的漫长寻访研究。2008年6月,最终宣布上城区上羊市街居委会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居委会。

  这250多位居民代表成了中国基层民主的最初实践者。而这位刚刚当选的陈福林主任也绝不会想到,自己竟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位“小巷总理”。

  这位“小巷总理”一上任,面对的工作就又多又杂。个别居民卫生习惯不好,随地大小便,陈福林和居委会一班人商量,盖了两间简易公厕;国内一些地区遭受洪涝灾害,居委会干部就挨家挨户去募捐;抗美援朝,陈福林去慰问军烈属,动员青年参军报国;户口大清查,居委会协助有关部门清查出了31名特务、151名吸毒人员……

  旧社会保甲制的核心诉求是人身控制,而新中国由人民选举产生的居委会,则是把为人民服务作为初心使命。这便是新的社会基层组织与保甲制的根本区别。

现在的上羊市街社区居委会指示牌。吴楠摄

现在的上羊市街社区居委会指示牌。吴楠摄

  今天我们回顾“‘陈总理’上任记”,不只是要讲述陈福林个人的传奇命运,而是要在这个故事中寻找“小巷总理”这个制度的基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