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 正文

两个女儿对警察父亲的承诺:会替您尽责,护好这个家

时间:2019-04-06 17:34 来源:白城新闻网 编辑:BC

核心提示

“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,曾经有爱,现在爱得更深;曾经有怨,如今也变成了理解。...

  “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天,曾经有爱,现在爱得更深;曾经有怨,如今也变成了理解。”

  “你的爱,足以支撑着我走完余生。”

  “父亲,已经成为我心中永远的丰碑。”

  这些来自《你的思念读给我听》的文字,看得让人动容,读着让人觉得残酷。透过文字,我们感受到了她们锥心的痛楚和咬牙的坚强。今天我们摘录的是两个女儿的信,她们虽然柔弱,但都决心承担起家庭的责任,成为母亲的依靠,家庭的支柱。  

  这封信给老莫

  由于牙疼20多天才去看医生,却检查出急性白血病,很快陷入昏迷。杭州民警老莫就这么走了。

  莫永伟,1965年出生,2004年10月从部队转业至余杭公安,先后任运河派出所、曙光路派出所、乔司派出所民警。2016年1月5日因病去世。老莫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社区民警,一辈子也没有什么空手夺白刃,飞身救人质之类的闪光时刻,但他平平常常、忙忙碌碌的每一天,都在踏踏实实工作。莫永伟同志牺牲后,被追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,被浙江省政府追授为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(乌镇峰会)安保工作先进个人,被杭州市委市政府、余杭区委区政府追授为优秀共产党员、劳动模范。

  信是女儿写给老莫的。

  我真的很想您摸着我的头说上一句:

  你做得够好了

  亲爱的父亲:

  您好!

  您在那儿过得还好吗?不知不觉您离开我们已有三年多了。说实话,我到现在都有种不真实感,没想到这么早我就体会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感觉。

  这太早了,您还没来得及看到我过上稳定的生活,还没享受过退休后的悠哉日子,还没实现对我们许下的一个个承诺,甚至,还没听到我对您说一句:我爱您……

  想想,我们的父女缘分真的很浅,从小就一直分隔两地。本以为这样感情就不会那么深,这样在您走后,我不会如此悲伤。但在家的日子里,抬头环顾,家中一片叶、一摆件都沾染着您的气息;低头一顿,我又何尝不是您存在过的最大证明。

  至此,悲伤抑制不住,原来哪怕不常见面,但存在便是最大的安慰。

  知道您在,我便会安心。

  直到现在,我都很后怕,三年前要是您住院的事成功地瞒住了我,在那个病情急转直下的星期天我早走了一步,我们是不是就会错过?

  在您生命最后的时光中,是不是就没有了我的身影?

  作为您的至亲,我听到的是别人转达的“节哀”,看到的已是您在小小匣子的样子?

  比起在ICU病房前的苦苦等待,我不能接受的是见不到您的最后一面。

  我知道,手术后,一开始您是有感觉的。术后第二天做完检查回ICU前,我忍不住叫了您,看到您眼角滑过的泪,我鼻尖一酸,眼泪瞬间盈眶,但心里是隐隐的庆幸。

  有反应,手术应该是成功了吧。

  但渐渐我发现无论在探视时间内和您说多少话,您都没再对我做出过回应了。

  我现在还记得在医生让我们做好准备时,我看着您肿胀的脸,逐渐弱下去的生命体征,手脚冰凉无能为力的感觉。那一刻我知道死亡沿着脚后跟往上爬,浑身僵直,无法动弹的滋味。

  难以置信,一直为我顶着的天怎么这么快就塌了。

  时间果然是抚平伤痕的绝佳良药,如今,我们都慢慢适应了没有您的日子。

  虽然这场灾难让奶奶和妈妈的身体都不如以前健朗,生活中的小麻烦变得更多了。比如家里东西坏了,奶奶需要去找别人帮忙;遇到麻烦事了,妈妈无人可商量。但请您放心,一切都在慢慢走上正轨,奶奶有妈妈照顾,妈妈有我照顾,未来的日子里,我会成长为家里的支柱。

  又是一年清明至,人间四月雨纷飞,岁岁勾来想父亲。

  我又要来看您了,过去的一年中,我们都挺好,您过得还好吗?左右的邻居都是您的战友和同事,想必不会太寂寞吧。

  博尔赫斯曾说过,死亡是活过的生命,生活是在路上的死亡。我这一生还在路的开始,并会沿着您的脚印往下走。我会在这尽完您应尽的责任,保护好这个家。

  希望您在亡者的世界里慢点走,总有一天我会追赶上您的步伐。到那个时候,我真的很想您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上一句,你做得够好了。   您的女儿 莫智颖

  这封信给杨钢林

  他为了追缉抢匪而流尽热血,被送回公安局大院的时候,无数男儿敬礼落泪。

  杨钢林,1965年出生,浙江绍兴诸暨人,1988年从警,一直工作在打黑除恶一线,为人豪爽,交游广阔,爱以酒会友。2003年3月22日牺牲时任绍兴市公安局袍江分局刑侦大队长。壮烈牺牲后,杨钢林被公安部追授为一级英模,被浙江省人民政府追授为革命烈士。

  信是女儿写给他的。

  无法走你曾经的路

  但是我不服输

  亲爱的爸爸: